专栏

<p>Karmic Life Sciences是孟买的一家以肿瘤学为基础的合同研究组织(CRO),在印第安天使网络(IAN)的第一轮融资中筹集了50万美元</p><p> IAN成员Avinash Singh和Rusi Brij以及美国花旗银行执行官Sanjay Vatsa已投资该公司</p><p> Avinash Singh为该工厂贡献了18万美元,目前是早期私募股权基金Excel Ventures的首席执行官兼董事总经理</p><p> Rusi Brij是Hexaware Technologies的副总裁</p><p>该投资已用于该公司的少数股权</p><p> “低于15%的股权被稀释,”Karmic Lifesciences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Nidhi Saxena告诉VCCircle</p><p>该公司计划通过聘请高级医疗专业人员,利用筹款收益扩大其在基础设施和美国市场的业务,从而建立深厚的专业知识</p><p> Avinash Singh也是Birlasoft的创始成员,去年加入该公司担任其亚洲首席运营官,仅投资于技术,医疗保健和教育</p><p>他表示,他选择投资Karmic Lifesciences,因为它符合他想要建立的投资组合</p><p> “我选择投资Karmic Lifesciences,因为他们的商业模式与常规临床研究外包公司不同,”辛格说</p><p>该公司于2008年6月开始运营,并根据DCGI(印度药品管理局)的规定,对寻求在印度或国外引进新药的制药公司进行临床研究</p><p>它在泛印度的基础上为其客户找到医院网站,招募患者,通过监控网站确保GCP(良好临床实践)合规性,并为任何营销活动提交最终研究报告以提交和批准药物世界</p><p>一部分</p><p> Karmic向其客户收取的费用构成其主要收入来源</p><p>它还通过收取转介费来赚取收入</p><p>这来自为药物开发提供生物,化学和生物分析服务的合作伙伴</p><p>它还建立了培训和认证行业专业人员的培训模式</p><p>这也有望为公司的收入做出贡献</p><p>虽然Karmic正在创造收入,但尚未达到盈亏平衡点</p><p> “我们非常接近收支平衡,并将在2010年3月盈利,”Saxena说</p><p>该公司拥有一支由30名全职专业人员和10名兼职顾问组成的团队</p><p>它目前为八个客户服务,包括国内和全球制药专业人士</p><p>根据Avinash Singh的说法,Karmic Lifesciences将其他CRO评为“他们不去孟买和德里等主要城市的医院,而是去浦那或勒克瑙等二线城市</p><p>”该公司不仅看到了成功的临床试验和研究领域,而且还计划建立知识产权</p><p> “我希望通过与研发公司合作,我将从头到尾带头,申请知识产权并获得销售特许权使用费,并通过核心开发交易建立知识产权</p><p>这是我的分化因素,“Saxena说</p><p>她决定将研究重点放在肿瘤学上,因为她认为肿瘤学目前是增长最快的部门,到2012年预计将超过1000亿</p><p>“印度每年约有100万种不同类型的肿瘤学,所以它是这里更容易做研究,“她说</p><p>此外,她去世是因为她的癌症导致她的家人死亡,她想知道为什么到目前为止没有治愈这种疾病,因此她决定将肿瘤学作为Karmic Lifesciences的一个关键领域</p><p>在Karmic Lifesciences成立之前,Saxena曾担任北美WNS的金融服务副总裁</p><p>该公司计划从现在开始将下一轮融资提高到六个月到一年</p><p> Saxena说:“由于投资者的情绪,筹集第二只基金将非常困难</p><p>估值也将非常低</p><p>“公司计划首先转向运营收益,然后以更高的估值筹集第二轮融资</p><p>该公司的扩张计划包括从目前3000平方英尺的设施迁移到15,000平方英尺的先进设施</p><p>除了在美国和欧洲设立当地办事处外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