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栏

<p>出口市场似乎正在升温</p><p>据知情人士透露,ChrysCapital Investment Advisors是一只管理着25亿美元资金的基金</p><p>经过近五年的投资,其投资组合公司Intas Pharma正在撤离该公司</p><p>目前尚不清楚ChrysCapital将采取何种退出途径</p><p> 2005年,该基金通过收购ICICI Venture的12.47%从Intas Biopharma的ChryCapital III LLc投资了1140万美元</p><p> Intas Pharma的首席财务官Jayesh Shah表示:“截至目前,ChrysCap尚未退出该计划</p><p>”目前IPO前端没有具体内容</p><p>但他补充说,我们热衷于进入股市</p><p>发送给ChrysCapital Investment Advisors创始人兼高级董事总经理Ashish Dhawan的电子邮件在发布时没有给出任何答复</p><p> Intas声称在印度制药公司中排名第16位</p><p>对于2008-09,Intas Pharma的销售额为卢比</p><p> 1,156千万卢比和卢比的PAT</p><p> 117千万卢比</p><p>其他集团公司是合同研究公司Astron Research Ltd,生物制药公司Intas Biopharmaceuticals Ltd和营销子公司Accord Healthcare Ltd.顺便提一下,有一项与Intas Pharma的加拿大合作伙伴Orbus Pharma Inc有关的发展,该公司最近收购了债权人保护</p><p>破产法和破产法的规定</p><p> Orbus的长期担保债务达到1100万美元</p><p>现在,去年11月,它与Intas Pharma于2010年3月30日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,以销售美托洛尔琥珀酸延长释放片(用于高血压)(不包括美国和中国)的全球权利</p><p> Orbus已收到755,000美元的初始净付款,余额为395,000美元,并成功转让该技术生产195毫克</p><p>和95毫克</p><p> Intas生产现场的产品优势</p><p> Jay Shah坚持认为与Orbus的交易几乎已经结束,并且对这一发展没有任何担忧</p><p> Intas Pharma的Intas Biopharma也处于融资模式</p><p>今年4月,VCCircle报道Tata Capital计划向Intas Biopharmaceuticals Ltd投资1000万美元,该公司专注于生产以肿瘤学为重点的生物制药产品</p><p> Kotak PE是Intas Biopharma的现有投资者,投资额为1000万美元</p><p> Chryscapital目前的portfoilo包括Axis Bank,Bajaj Auto Finance,Hathway,Idea Cellular,Mahindra Finance和Mankind Pharma</p><p>随着股市反弹,包括ChrysCapital在内的几家私募股权公司开始出售其上市投资组合公司的股票</p><p> 2010年3月,ChrysCapital撤回了对艾哈迈达巴德Zydus Wellness的一年投资,估计回报率为4.7倍</p><p> 2009年2月,ChrysCap以平均每股70卢比的价格收购了Zydus Wellness的1.38%股权,并以每股330卢比的价格收购</p><p>据报道,ChrysCapital通过IPO部分撤回了对Hathway Cables的投资</p><p>在Hathway,13.3%的ChryCapital的售价约为7%</p><p>去年11月,VCCircle报道ChrysCap退出了Shriram运输金融公司(STFC)投资10-120亿卢比,这是一家位于金奈的商用车融资提供商,该公司于五年前于2009年2月从该公司撤出</p><p>超过卢比</p><p> 1,400千万卢比</p><p>净值是11-12倍的倍数</p><p>根据VCCEdge的说法,自2005年以来,ChrysCap的总出口一直是通过兼并和收购,17个通过开放市场,两个通过首次公开募股,以及三个通过二级销售给PE投资者</p><p>通过今年的公开市场销售,制药和医疗保健行业也见证了许多退出</p><p>根据VCCEdge,Volrado Venture Partners退出Ess Dee Aluminium(197万美元),Citi Venture Capital International以135万美元退出Jubilant Organosys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