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p自助领取彩金38★www.meiritaineng.com

<p>我在2008年开始对卡扎菲进行抨击,因为那是我唯一的媒体</p><p>在革命之前,你无法抗议,你不能说出来</p><p> 1996年在阿布萨利姆监狱大屠杀中抗议其亲人死亡的少数家庭受到骚扰</p><p>利比亚人在革命前的恐惧是显而易见的,我会为他们的汽车中的朋友播放我的音乐,窗户卷起来,在赛道结束后,我们会默默地坐着</p><p>对政权这么强烈和好斗是闻所未闻的,恐惧会填补沉默</p><p>在Ben Ali逃离突尼斯一周之后,我推出了我的第一首革命歌曲</p><p>它询问革命是否会蔓延到利比亚</p><p>我在这首歌中的答案,以及利比亚人在当地的答案是肯定的,革命即将来临</p><p>我的下一首歌曲呼吁利比亚人民走上街头,参与不断发展的革命</p><p>在宣布穆巴拉克辞职的那一天,利比亚人很高兴,虽然我不是一个情绪化的人,但我哭了</p><p>我们知道在埃及所取得的成就会蔓延到利比亚</p><p>革命再也无法遏制,我们知道接下来轮到我了</p><p>那天阿拉伯世界震惊了,来自解放的欢呼声与班加西人的颂歌联系在一起</p><p>一开始,利比亚人之间存在着天生的怀疑态度,人们不相信卡扎菲可能会堕落</p><p>即便是突尼斯人也对本·阿里逃离感到震惊</p><p>我引导我的说唱,让人们有理由相信,打电话给他们并告诉他们这也可能发生在利比亚</p><p>后来,利比亚革命者会慷慨地告诉我,在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打倒卡扎菲并释放利比亚之前,我的哪首歌是他们将要播放的</p><p> Rap成为革命者的赞歌,当他们参加战斗时,它们为他们提供了燃料,并且从中获得了力量</p><p>对利比亚说唱的兴趣是突然的</p><p>在利比亚东部爆发并驱逐卡扎菲部队后,我的追随者成倍增长</p><p>在收音机和商店里听我的音乐变得很正常</p><p>母亲和祖母会来找我,感谢我传达我的信息</p><p>他们会说我在说他们想说的话</p><p>我们作为说唱歌手不是革命的领导者,我们是声音,我们反映了我们社会中正在进行的对话和对话</p><p>我们把人们的想法押入押韵,但往往害怕说话</p><p>卡扎菲可能已经衰落,但需要民主教育</p><p>利比亚人需要知道建立新系统的选择是什么,以及缺点是什么</p><p>社会经济斗争仍在继续,虽然我没有继续说唱的动力,